我爱酒吧dj舞曲网,最好听的酒吧dj舞曲网站不知道听什么,随机选几首!
  • 舞曲 会员 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情感故事 >> 云之彼端,爱的天国没有殇

云之彼端,爱的天国没有殇

发表时间:2011-10-22 14:46:14
 
  【壹】
  
  那年,唯一疼爱她的奶奶,因为捡垃圾被车撞死在那条她放学的路上。那一天,背着书包的她,茫然的站在人群里,看着他们把那个瘦弱的老人抬在路边。她的眼泪在看见那张熟悉的容颜时,终于抑制不住的流下,拿在手里的奖状早已掉在地上。原本她是想在奶奶的面前炫耀一番,如今只能伏在老人的身上哭泣。
  
  她记得奶奶说过,有一天若是奶奶不在了,一定不要哭。她记得奶奶说过,当初捡回她的时候,那张冻得通红的小脸,硬是没有掉下一滴眼泪。可现在,她却再也无法忍住那丝丝的悲哀,任凭那些大人如何劝说,就是不愿离开奶奶的身旁。天空开始飘起白色的雪花,她听周围的人说,奶奶就是在这样的季节把她带回了家。
  
  矮小的屋子,破败的墙壁,空空的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奶奶陪着她长大,遥远的记忆里,仿佛还能看见老人微眯着双眼对她说,妞妞,喊奶奶。当她懵懂的吐出“奶奶”两个字时,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,第一次在这个破旧的小屋里绽开笑颜。她看见老人使劲抹着眼角的泪水,然后亲了她的小脸。
  
  她慢慢的学会了走路,慢慢的喜欢围绕在奶奶的身边听故事,慢慢的发现了周围那些人异样的目光。她想要去和别的小朋友玩,却总是在要跑近的时候,看见他们一个个被父母带走。她问奶奶,这个家为什么只有两个人,她问奶奶,为什么其他人看见她会躲得远远的。老人一边缝补着衣物,一边笑眯眯的告诉她,因为妞妞是奶奶向佛祖要的,他们嫉妒呢。
  
  【贰】
  
  冷清的小屋,她孤独的守在奶奶的身边,她听那群人说过,过了三天就来带走她的奶奶。轻轻地抚着老人冰凉的面庞,她多想再听见那一声“妞妞”,多想牵着奶奶的手沿着小路走回家。屋外的雪已经越下越大,呼呼的寒风穿过墙缝吹进这个毫无暖意的屋子。她踮着脚从裂开的柜子里取出一条被子,慢慢地盖上老人的身体。
  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她在灶台那里拿了火柴,点燃了屋里那盏唯一的煤油灯。在闪烁的火光下,她轻轻摊开作业本,坐在矮凳上看着那些题目,手上那截早就可以丢弃的铅笔头在本子上不停地画着。那是奶奶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别人用剩的笔,旁边那只静静躺着的书包也是奶奶缝缝补补后的成果。
  
  奶奶说自己从小不会识字,长大后才受尽了苦,因此她被奶奶送进了那所小学。她看着这个老泪纵横的老人跪在那个校长的面前,颤巍巍的从随身的破袋里掏出一叠零碎的票子,递给那个人。年幼的她不懂老人为何这般做,只知道后来她跟着奶奶一起跪在冰冷的地面很久。直到太阳落山,那个人见她们还没有走的迹象,才无奈的点点头。
  
  那天后,七岁的她第一次进入那样耀眼明亮的屋子。下课后,一群小朋友围着她指指点点,不谙世事的她又怎么看懂其他人鄙夷的眼神。她想同他们讲话,却总是被他们推到一边,看着追逐打闹的他们,她唯有一个人缩在角落,无辜的小眼张望着四周。
  
  【叁】
  
  三天后,无论她哭得多么伤心,无论她多么使劲拉着奶奶早已失去温度的手,狠心的人们还是把她拖离了那辆带走她奶奶的车子。她隐约听见周遭的声音说,如今这个孩子该怎么办。她突然明白,他们说的就是自己。没有了奶奶的小屋,再也找不回昔日的笑声,她害怕的蜷在床的里侧,看着黑暗慢慢吞噬掉一切。
  
  奶奶走后的第二天,有人过来说要把她送到镇上的孤儿院里去,她拼命的摇头,拽着门把不要离开。她看见那几个人围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,然后一个面带笑容的女人走近她说,妞妞先住到阿姨的家里吧,你奶奶的家需要重新修葺。她看了看这个残破的小屋,轻轻点了点头。她不知道,那个所谓阿姨的家离这个村子很远。
  
  当她踏入新家的时候,才发现屋里还站着两个比她大的男孩,那两双眼睛死命地瞪着她。她有些害怕的躲到那个女人的身后,然后听见那两个小孩说,妈妈,为什么捡一个这么脏的女孩回家。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她气愤的想要反驳,缝缝补补的衣服或许在别人的眼里好像很脏,可这是她的奶奶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针一针为她做的。
  
  最终她也没有说出口,奶奶说过,有些事不要跟别人太过计较,要做个明事理的人。她一直记着奶奶告诉过她的话,一直放在心里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地背着。她的破旧衣服被那个女人丢在了外面的垃圾堆上,她的身上是洗得有些发白的碎花棉袄,她的脚上是一双从来没穿过的棉鞋,她悄悄的捡回那件被扔掉的衣服,藏在不被人发现的角落。
  
  【肆】
  
  她跟着新家的两个男孩一起上学,一起在空闲的时候去田里干活。虽然两兄弟看她的眼神有些厌恶,她却一点都不在意。那个女人经常要去镇上上班,她就担起家里琐碎的家务,这些事情,在奶奶在的时候她经常会做。那两个兄弟会在她烧火煮饭的时候,瞪着大眼不敢相信的望着她娴熟的动作。
  
  当香喷喷的米饭从锅里盛出的时候,那个女人也差不多下班了。一桌子四个人无言的嚼着饭,她能感受到两兄弟时不时看向她的目光,还有女人赞赏的眼神。她开始期许在这个家里能快乐的生活下去,能够就这样安静的存在着,已经是上苍对她最大的关照了。奶奶离开时的凄苦慢慢被时间带走,现在的她只愿在梦里能梦到那个慈祥的老人就满足了。
  
  因为她在这个家能干的表现,那两个她称之为哥哥的男孩开始对她另眼相看。一直在学校受着欺负的她,渐渐得到了两兄弟的保护,而成绩一直优异的她也慢慢地教起他们学习。三个小孩在静谧的时光里渐渐成长。那个女人时常欣慰地对她说,幸好把你带回了家,否则那两个缺少管教的孩子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。
  
  她其实很想问女人,他们为什么没有父亲,她记得很久以前自己也问过奶奶,为什么只有她们两个人生活。上了学后她才知道,奶奶所谓的向佛祖要的话,是安慰她的谎言。她想知道那两个男孩的父亲去了哪里,为什么从来不曾在这个家出现过。
  
  【伍】
  
  一晃五年的光阴过去了,她已经成长为在学校人人夸赞的女孩。她已经能够或多或少的看懂那些男孩眼里的神色,然她不会奢求那些未知的感情。初中毕业的她原本考上了更高等的学校,只是为了减轻那个女人的负担,她放弃了继续学习。她开始跟着女人去镇上工作,努力的表现着自己。于是在那个工厂里,很多人都羡慕起女人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。
  
  那一天她和女人一同下班回家,她看见女人买了很多菜放在车子里。她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发生了,平常的日子里,她们为了给她仍在上学的哥哥省下学费,一直吃得很简单。干净的桌子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放上肉,她并不计较这些,能这般安稳的生活已经足矣。她看见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看见女人一边洗着菜,一边张望着那条通往这个家的路。
  
  临近傍晚的时候,她问,我们什么时候煮饭。那个女人搬着板凳坐在屋口,头也不回的告诉她再等等。突然地,她看见女人迅速的起身朝外奔去,顺着那个方向,她发现一个手上拎着大包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。随即,那个女人上前搀着男人一步一步朝家走来。恍然间,她突然明白,那个男人应该是这家的主人。
  
  【陆】
  
  她没有猜错,那个女人的丈夫回来了。她听周围的人议论纷纷,听见他们说,女人的男人因为强奸罪被判了好几年的刑,现在应该是刑满释放了。她听见村里的人说,男人的腿就是在逃跑的时候被打瘸的。她喊男人叔叔,却没有得到回应,有些挫败的回到自己的屋子。她想,以后要好好的照顾他们。
  
  只是这个以后永远没有等到。那个瘸腿的男人竟然死性不改,进了她屋子二话不说的就扑向她,拼命的挣扎无果后她想放弃。本就残破的生命也无碍再添上一道伤口,她闭上眼认命地等着。“混蛋”她看见那个女人来不及丢下随身的包,便跑了进来拉着男人的手往外拽。她有些感动的望着女人,然后死灰般的心瞬间燃起了希望,双脚使劲的踢着男人。腹背受敌的男人停下撕扯她衣服的手,转身扯住女人的头发就往旁边拖。
  
 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狠心的人,她也不懂这样的男人,那个女人竟然能等这么久。脱离束缚的她,想要去救那个女人,却被女人有些红肿的眼神吓住,那是让她快走的神情。她想,先出去找人就可以了,然而等她回来的时候,看到的却是躺在床脚的女人,以及那一片醒目的红色。她看见那个男人耷拉着头坐在一边,嘴里一直自言自语着,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,只是轻轻的。
  
  【柒】
  
  直到上了警车,她还能听见男人反反复复叨叨着那句话,只是轻轻的。随之而来的救护车带着她和那个女人驶离了村子。隔了那么多年,她又像木偶般守在一个人的身边,一个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的女人。当医生宣布女人抢救无效死亡的那刻,她竟然没有哭,然而她的心却痛得无法言喻。
  
  依旧冰冷的身体,苍白的容颜,她望着床上的女人,霎那想起了奶奶。那个时候,奶奶也是这般安静地躺着,不再对她微笑。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,她看见两个男人扑在女人身上,一声又一声的哭喊着。还没缓过神的她,下一秒便被迎面而来的手扇得有些眩晕。
  
  你这个扫把星。她听见他们中的一个人朝着她骂。她看见其中一人拽着另一个,然后对着她说,你快走吧,母亲的后事我们会处理。于心而论,她真的不愿发生这样的事,毕竟她曾那么努力地融入这个家。
  
  浑浑噩噩的一路走回村子,她只从那个家里,拿走了那件小时候被她藏起来的破衣服,然后在村民们小声的议论声中离开了。她已经决定了,要回到奶奶原来的村子。只是仅凭着那零星的记忆,她还是找不到回去的路。
  
  【捌】
  
  有人说,一个人的命是天注定好的,她真的想问问老天,为何这般折磨她,为什么她的人生不能完满。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,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去。深秋的天气已经冷得让人不想迈出家,而此刻她的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。她记得这是用第一次赚的钱买回来的,她记得还帮那个女人买了一件。
  
  所有的记忆如那些枯黄的树叶随风飘散在这个寒冷的季节,一步一步踩着枯叶走着,不知不觉中,她竟然走到了一个从未来过的镇上。她想,或许先去找一份工作,不能就这样饿死在街头。身无分文的她在一家餐馆前停下,她看见外面的招牌上写着招收洗碗的工人。她想进去询问,却在门口被人拦了下来,那个胖女人指着招牌上很小的一行字说,我们不招童工,要30岁以上。
  
  她永远也不知道,能进那个工厂干活,是女人在老板面前好说歹说才同意的。她明白初中毕业的她能有份那样的工作已经不错了,所以一直努力着。如今在这个镇上转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一处愿意让她工作的地方,全部以她的年龄为由拒绝了。她想大声的告诉那些人,过了年她就17岁了,她可以养活自己了。
  
  【尾声】
  
  拿着那件破衣服的她,低着头摇摇晃晃的走在镇上。恍惚间,她听见有人喊“妞妞”,慢慢的抬起头,她好像看见奶奶站在镇子的路中央朝她招手。原来是奶奶来看她了,她突然痴笑着奔过去,想要把手中的衣服递到奶奶的面前。
  
  刺眼的光一闪而过,急刹车的声音与路旁人们的惊呼声打破了这个小镇的寂静。她模模糊糊的看见有好多人围着她,然后她紧紧抱着那件衣服安然的闭上了眼。她听见奶奶说,妞妞,我来接你了。
 
【返回顶部】